当前位置:东莞海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要贾宝玉去求红梅花,李纨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红楼梦中要贾宝玉去求红梅花,李纨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2022-09-03

贾宝玉,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男主角。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

话说众人在芦雪广联诗,由王熙凤“一夜北风紧”开始,到李绮“凭诗祝尧舜”为止。要注意王熙凤与李绮起首结尾这件事。王熙凤代表了无望,李绮则影射李纨,代表希望。

曹雪芹没有用李纨收尾,用了李绮,是暗示像李家这种人人读书的书香门第,耕读传家,才是贾家真正的希望。贾家舍了书香门第的宝黛姻缘而选择金玉良姻注定是绝路。不提。

这边大家统计数量,发现史湘云大显神威,数她最多,其次是黛玉和宝琴。不提香菱,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是贾宝玉落第。于是李纨就提议要罚他。

(第五十回)李纨笑道:“也没有社社担待你的。又说韵险了,又整误了,又不会联句了,今日必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众人都道这罚的又雅又有趣。宝玉也乐为,答应着就要走。

李纨罚贾宝玉是行使“掌坛”权力。她想要欣赏红梅花,是自己的需求。李纨寡妇身份却想要欣赏红梅花。就像王熙凤起首,李绮收尾一样,曹雪芹一定有“言外之意”。

雪后栊翠庵的红梅花好,贾宝玉早上已经带着我们看过。可栊翠庵的梅花,贾家人却求不得,这是妙玉的可恶。

李纨说“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明显是曾吃过妙玉的闭门羹。

妙玉在李纨家里尚且目中无主人,也就由不得贾母带着刘姥姥一帮人去折腾“惩罚”她这“恶客”。客大欺主就是不守礼节和规矩。妙玉如此,薛家同样如此。李纨则是守礼的象征。

李纨与妙玉不投契,想要红梅花不得。她对红梅花的“心念”,代表心中那一丝青春的余韵。

稻香村平日不能有娇艳的花朵。除了春天几百株杏花开得烈火蒸霞一般,唯有红梅花的高雅,能够给李纨晦涩的人生带来一丝光彩。

梅花又是李纨的“花签”,“竹篱茅舍自甘心”代表李纨高洁的志向,梅花也是李纨。

这边“湘云早执起壶来,黛玉递了一个大杯,满斟了一杯”给贾宝玉壮行,对他说求不来必要罚,也是妙玉太难打交道。宝玉喝了酒也就踏雪去了。

等梅花的时节,众人商议要作一套咏《红梅花》的韵,最后定为邢岫烟、李绮、薛宝钗各作一首,回来再让贾宝玉作一首《访妙玉乞红梅》。说着话时,贾宝玉也就回来了。

(第五十回)一面说一面大家看梅花。原来这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约有五六尺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兰蕙,各各称赏。谁知邢岫烟、李纹、薛宝琴三人都已吟成,各自写了出来。

先不提邢岫烟三人的《红梅花》诗。古人欣赏梅花由来已久。梅花也是“梅兰竹菊”四君子之首,更是松、竹、梅“岁寒三友”之一。被赋予了极为高洁之志。

贾宝玉向妙玉求得这指红梅花,纵向二尺多,横向五六尺,插入瓶中,一枝横出美极。

需要注意“或如蟠螭,或如僵蚓”两个描述,“蟠龙”代表兴亡时的凌霄志,“僵蚓”则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贾宝玉从栊翠庵扛回来这支梅花之上,存有“兴亡”之意。栊翠庵代表神性,预示的是贾家的兴亡。而“乞红梅”由李纨和贾宝玉共同完成,结合二人未来对贾家的贡献,无疑诗书传家则兴;富贵传家则亡。

这边众人又督促贾宝玉快点作诗。他却说看到邢岫烟、李绮、薛宝钗三首,竟然吓得忘了。小儿女们聚在一起的天真玩笑话最是有趣。

(第五十回)湘云听了,便拿了一支铜火箸击着手炉,笑道:“我击鼓了,若鼓绝不成,又要罚的。”宝玉笑道:“我已有了。”黛玉提起笔来,说道:“你念,我写。”湘云便击了一下笑道:“一鼓绝。”宝玉笑道:“有了,你写吧。”众人听他念道,“酒未开樽句未裁”,黛玉写了,摇头笑道:“起的平平。”湘云又道“快着!”宝玉笑道:“寻春问腊到蓬莱。”黛玉湘云都点头笑道:“有些意思了。”宝玉又道:“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黛玉写了,又摇头道:“凑巧而已。”湘云忙催二鼓,宝玉又笑道:“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黛玉写毕,湘云大家才评论时,又见几个丫鬟跑进来道:“老太太来了。”

迫于史湘云“击鼓”催促,林黛玉执笔誊抄,贾宝玉终于完成这首《访妙玉乞红梅》诗。作为命题作文不见得多好,却也意味深长。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酒未开樽句未裁,”酒宴没开席,诗词也没来得及遣词造句,就离座而去。

贾宝玉在铺垫他被罚去栊翠庵祈求红梅之事。不说被罚,而说心急前往,是“饰词”。

“寻春问腊到蓬莱。”无心诗酒离开,源于心中向往梅花的美丽,心急去到蓬莱仙境求取。

蓬莱形容妙玉的栊翠庵。客雅,主也雅。不怪黛玉说“有这意思了”。

“不求大士瓶中露,”来访的目的不为求得菩萨玉净瓶中的甘露。

贾宝玉开宗明义,不转弯抹角道明来意。

“为乞嫦娥槛外梅。”是向嫦娥求取一枝门外盛开的红梅花。

蓬莱代指仙境,不止有菩萨、天神,还有嫦娥仙女。妙玉虽然出家却未剃度。菩萨是为尊敬栊翠庵里供奉的神佛,嫦娥才是妙玉。

不过,妙玉虽然没有剃度,却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贾宝玉借“槛外”追捧妙玉不同俗流的高尚品质。

林黛玉说他:“凑巧而已。”只因妙玉有一号为“槛外人”。贾宝玉不知道,黛玉无疑是知道的。

这里曹雪芹故意做了一个伏笔。为日后贾宝玉生日时,妙玉递送槛外人贺帖设伏。当时是贾宝玉要去问黛玉,邂逅邢岫烟解惑,真要去问黛玉,她也知道。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开蓬莱仙境就再入尘世,寒冷中扛着红梅离去。

俗人出入仙境一趟,得偿所愿而归。只是心情不免从忘忧的仙境重回尘世,“冷”字透出一丝遗憾。

“离尘香割紫云来。”得了仙女们为他截取的红梅花,心愿达成。

离尘指妙玉,与入世的众人对应。“香割”是比喻,从味觉体会妙玉的高洁。“紫云”形容神仙品种的梅花,称赞折回来的梅花优质。

“槎枒谁惜诗肩瘦,”天寒地冻瑟瑟发抖,谁来辛苦我这好“雅”的读书人。

典出苏东坡《是日宿水陆寺》诗:“遥想后身穿贾岛,夜寒应耸作诗肩。”颇有“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自谦与自得。

“衣上犹沾佛院苔。”衣服上还沾着栊翠庵的青苔,有得还有赚。

贾宝玉不敢写身上占着妙玉的香气,用了栊翠庵的青苔代指,读书人意会就好。

贾宝玉“访妙玉乞红梅”,他说“也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呢。”可知让妙玉赐梅花颇费心思。侧面也指他的心思若用在正途也不枉费,偏生于副业上用心,典型艺术家个性。未来就算不抄家,也只能是个宋徽宗、李后主。

不过有一个关键点,读书人很容易忽略,就是李纨为何非要贾宝玉求取红梅花。要知道梅花是李纨的象征,后文她有梅花签。妙玉又与林黛玉有非常相似的经历和性格。二人互为影射。贾宝玉求妙玉,等于求林黛玉,而林黛玉和李纨相同的地方是同样出身书香门第。李纨未来是贾家的希望,宝黛姻缘其实也是贾家的未来希望。

如果想通这点,就能明白作者设计这个桥段的目的,是隐晦指明李纨更认可林黛玉,她与黛玉都像那凌寒独自开的梅花品质。贾宝玉去大胆求取红梅花,代表他应该努力的正确方向。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