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东莞海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远嫁的贾探春最后的结局如何?为何说她侥幸?
红楼梦中远嫁的贾探春最后的结局如何?为何说她侥幸?
2022-09-06

贾探春是《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趣历史小编整理了一下,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快点来看看吧。

金陵十二钗入选薄命司,她们无一例外都是薄命人。但薄命人不代表是结局凄惨的人。就像有些人幼年失怙,父母离丧;有些人婚姻不幸,子女无缘,都是薄命人。可不表示她们日后不能有个幸福人生。

金陵十二钗中,以正册为例,虽然大多数人结局凄惨,但也不是所有人如此,侥幸者有之,幸运的人更有之,贾探春无疑是最得“侥幸”的一个。

贾探春是薄命人,主要体现在三点上。

一,探春庶出。

贾探春是赵姨娘所出。庶出女儿在古代很受歧视,王熙凤就说探春可惜。

(第五十五回)凤姐儿叹道:“你哪里知道,虽然庶出一样,女儿却比不得男人,将来攀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殊不知别说庶出,便是我们的丫头,比人家的小姐还强呢。将来不知那个没造化的挑庶正误了事呢,也不知那个有造化的不挑庶正的得了去。”

二,贾探春生为女儿。

贾探春之能,堪称贾家子弟第一。从她管理荣国府的改革措施就知道她有魄力、有能力、有思想、有眼光,真要给她假以时日,贾家势必焕然一新。与她相比,王熙凤的手段只在“管”上。

脂砚斋对探春评价特别高,说贾家抄家时,如果探春没远嫁,绝不至于分崩离析,各自散了。这是将她的能力比成贾母的凝聚力了。

贾探春对自己生为女儿也是自怜自伤:“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

生为女儿不能自己做主,才是贾探春最薄命之处。

三,远嫁海外异国。

贾探春在贾府风雨飘摇之际,以皇室名义被迫与林黛玉效仿潇湘妃子娥皇女英二女同嫁。林黛玉为主,贾探春为媵,同嫁西海沿子那边。此后余生再也没能回到故土见到家人。

贾探春有大才,有大志,却为了家族牺牲被嫁海外。如此种种堪称薄命人。

但是,以上只能说探春的人生遭际不好,处于低谷之中。但却不是她的全部人生!

有句俗语叫“否极泰来”既然有林黛玉那种可怜的薄命人,也就有贾探春这种侥幸的薄命人。就像丫头娇杏与小姐甄英莲的命运对调,脂砚斋批语一语中的:【甲戌眉批:好极!与英莲“有命无运”四字,遥遥相映射。莲,主也;杏,仆也。今莲反无运,而杏则两全,可知世人原在运数,不在眼下之高低也。此则大有深意存焉。】

脂砚斋评娇杏和甄英莲,实则是评林黛玉和贾探春。林黛玉“有命无运”,贾探春却“命运两济”,因祸得福。只因她与娇杏一样有侥幸。

曹雪芹早设定了两种命运之人:

与“莲、蓉、菱”有关的都可怜。这类人从林黛玉到秦可卿、王熙凤、晴雯等都是,比较多。

与“杏、桃、梅”相关的都侥幸,这些人从贾探春、李纨、袭人、邢岫烟、薛宝琴甚至薛宝钗等,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幸运。

贾探春的侥幸来自“杏花签”,她才是“杏”之主。比之娇杏名字通侥幸,李纨的稻香村杏帘在望,“几百株杏花开得烈火蒸霞一般”更要幸运。当然薛宝钗有丫头文杏,预示微小的“幸”就不说了。

杏花签“日边红杏倚云栽”,是指贾探春远嫁后,因为林黛玉的死,使她获得国王独宠。探春侥幸复制了娇杏一般的人生,生下太子,日后继承王位,她则成了太后福寿数十年。

对此,曹雪芹在第四十回介绍秋爽斋时,借助室内陈设,隐喻得很清楚。

(第四十回)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

鼎代表国之传承重器,预示探春嫁作帝王妃,也预示她生下王子继承国家,有了传承。

大观窑代表皇室,佛手代表福寿,预示贾探春身为皇室至高福寿数十年。既是王妃,也作太后。

白玉比目磬代表夫妻和合,感情深重,贾探春的婚姻很幸福。

所以,贾探春固然是薄命人,却也是最侥幸之人。

对于她的侥幸,曹雪芹除了杏花签,还留下一个伏笔,就是“蕉下客”。探春的外号是蕉下客,典出蕉叶覆鹿,是历史上有名的富贵梦。

蕉下客和杏花签,合起来就是蕉杏通“侥幸”。

有人会说侥幸是一时并不对。贾家末世,能够“逃出去”的都是侥幸,这其中有的小幸运比方薛宝钗,婚姻不幸,家庭不幸,却平稳度过一生。巧姐也是男耕女织一生安稳。

幸运的是李纨、贾兰母子。李纨婚姻不幸,家庭不幸,却母凭子贵[晚韶华],真正是人生不受老来穷得幸福晚年。

但大幸运却是贾探春,出身不幸,遭遇不幸。却否极泰来,得贵婿,好姻缘,贵为王妃又母凭子贵,福寿无双比之贾母更甚。

有人狭隘地认为薄命司的薄命人结局都惨是错误的。薄命人只是命途多舛,不代表一生悲惨。有得了侥幸者,仍旧能闯出一条自己的人生路。

曹雪芹通过贾探春、贾兰母子也说明一点:是金子总会发光。《红楼梦》最后破而后立,贾家侥幸站起来的都是那些有志气的人。未来属于他们!他们薄命却既不是短命也不是惨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