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东莞海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健康产妇扎堆南京妇幼保健院 生娃择院何时休-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产妇扎堆南京妇幼保健院 生娃择院何时休-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2022-09-22

而记者从某郊区社区卫生中心获悉,该中心产科床位入住率常年不足50%。

这样的“抢号盛况”前不久在网络上引发热议。“难道只有市妇幼才能生娃吗,一味往那挤,医生也吃不消啊。”网友冷雨夜留言道。

呼吁:扭转市民扎堆就医,建立强制分流转诊制度

记者查阅的相关数据显示,市妇幼目前共设置285张产床,近年来接产的新生儿一直在高位运行,前三年的新生儿分娩量分别为18901、22603和21230个,而去年全市新生儿出生量约8.5万,“每4个新生儿中就有一个在市妇幼出生,这确实非常夸张。”南京市卫计委基妇处相关人士表示。

对于这样的“扎堆”,医院也表示“吃不消”。“一天建卡80人,是根据医院的接待能力、医疗质量安全测算出来的。”市妇幼相关负责人表示,限号建卡是不得已而为之。

冷:部分医院产科床位使用率不足50%

南医大二附院产科在南京各大综合医院中是实力比较强的,该院共有110张产床,不足市妇幼的1/3,去年共接产4000多个新生儿,仅是市妇幼的1/5。而南京鼓楼医院共有100张产床,虽然有时加床,建卡也限号,但远没有紧张到“恐慌”的地步。该院产科一负责人,南京能生产的医院有好多家,产妇不要都盯着一两家大医院。

责任编辑:凤凰(QL0003)作者:陈玲顾小萍

业界:推行强制分流转诊,促市民转变就医

市民钱小姐前两天成功在市妇幼建上了大卡。她用“一场战役”来形容其间的艰辛。钱小姐告诉记者,目前市妇幼建大卡实行限号,每天只80个预约号,都需在孕期20周当天预约,其中网上预约20个号、现场预约60个号。钱小姐说,她的孕期20周当天是周日,医院不接受现场预约。她提前两天在网上预约报名,但没有秒到号。周五夜里11点多,父母就帮她去市妇幼打探情况,发现普通预约队伍已经排了十几个人,“绿色通道”队伍也排了好几个人。“本想凌晨三四点再来排队,父母想想不放心,当时就开始蹲守了,这才建上了大卡。”

在他看来,扭转这样的“一窝蜂”扎堆需要改变市民的就医,一方面是引导,另一方面通过快速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强制分流转诊,“这样的分流转诊不是靠医保价格战略的引导,而是大医院不得开未经预约转诊的门诊,这样才能实现公立医疗资源的有序利用。”

南京红十字医院现有产科床位40张,去年接产新生儿800多个,目前与南医大二附院产科结成医联体合作单位,对方常年派驻两名专家在这里指导,“我们这里也引进了三维B超,孕妇建卡随到随建。”该院副院长厉叶青告诉记者,尽管如此,其产科床位使用率约85%。记者上周在这里看到,打造得特别温馨的产科有几个房间是空着的。

热:为获入院生产资格,不惜重金雇人彻夜排队

据介绍,目前南京具备接产能力的机构有47家,产科床位有2069张,“如果不去择院扎堆,南京现有资源能完全满足需求。”上述相关人士说,因“过度扎堆”,各大医院之间的冷热悬殊非常大,郊区部分医院的产科床位常年闲置,而主城地区部分医院的入住率不到80%。

每4个新生儿就有1个在南京妇幼保健院出生。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部分医院的产床常年闲置。业内专家认为,扎堆就医不仅会使患者就医感受大打折扣,也会加剧医疗风险。破解“过度择院”困局,需快速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全面实施,市民就医的“追名牌”心理也亟待扭转。

江苏省卫生会副会长胡晓翔认为,依据上一轮医改思,我市多家二级医院转型为社区医院,曾具备接产能力的机构在下转过程中关闭了产房,导致部分产妇无法就近生产。既然不考虑“就近”因素,很多产妇对医院的自主选择性就大了。“大小医院的产科如此冷热不均,很重要的原因还是市民就医爱扎堆追名牌的心态。”胡晓翔说。

胡晓翔表示,过度扎堆不仅会让就医感受大打折扣,也加剧了医疗风险。大医院的医疗人员疲于应付,没空坐下来仔细研究疑难重症,专科特色越来越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