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东莞海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娱乐双面张智霖
双面张智霖
2022-11-23

演员与歌手,两个领域

最初对音乐,张智霖只是普通的爱好,由于天生强烈的好奇心,他参加了学校的歌唱比赛,竟然凭借一首张学友的歌得到了第二名。随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星探发现。从那以后,张智霖开始了他丰富多彩而不乏波折的星路历程。1991年他凭借与许秋怡合唱的《现代爱情故事》一举夺得了当年最有权威的香港十大劲歌金曲奖。张智霖出道至今推出二十四张大碟,多次获得各种奖项。但是,唱歌和拍戏相比,张智霖自己却觉得对演戏比较有把握,而唱歌包含太多难以把握的东西。“有时唱歌是很容易的,有人捧你就红啦。如果我中了六合彩,全部奖金拿出来捧自己,也可以拿到最受欢迎男歌手奖,就是这么简单。这种事人人都知道,我也知道怎样去捧一个人。”

在歌坛打开一片天地的同时,张智霖也在影视上大展拳脚。其中有像《天地男儿》这样的大制作,也有《澳门街》(《十月初五的月光》)这样的情感剧。没什么复杂剧情,描述的只是那份感人至深的亲情、友情和爱情。这部剧刷新了香港电视有史以来的收视记录,由他演唱的主题曲《祝君好》更是摘得多个奖项。

张智霖的影视剧大受观众欢迎的同时,一度沉寂的歌唱事业再一次露出曙光,但那道曙光很快又消失了。总结起来,张智霖将失败归咎于自己太贪心。被问到没有在音乐事业鼎盛的时候顺势而上是否觉得可惜时,张智霖回答到:“ 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有点混乱,经常犹豫应该着重唱歌还是拍戏,一直没有找到头绪。可能那时我还不够成熟,还不清楚自己的需要,加上贪心,什么都想试,什么都想做,后来才发觉有句话叫做‘欲速则不达’,每样事情都想成功,结果变成各方面都是‘半桶水’。到最近,才知道要全神贯注去做好一件事,才会有好成绩。”专心演戏的张智霖,曾跻身千禧年香港影视圈十大红人之列,身价连跳三级。在TVB,张智霖作品可谓少而精。

大陆与香港,两个地域

在香港大红后的靖哥哥又将视野扩展到了内地和台湾,先后拍摄了《白发魔女传》、《飞刀,又见飞刀》、《陆小凤》等。无论是情深不寿的卓一航、李坏,还是潇洒聪灵的陆小凤都给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有人说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 张智霖在维系着香港和内地两个领域的平衡,纵然顶着巨大的光环,却也会觉得疲惫。

既要多赚点钱,又要保持知名度,张智霖有时候深感力不从心。他说:“同时在两个地域工作非常困难,很多东西舍不得放弃,这是贪心之过。因为我曾试过到内地挣钱,而没有留守香港,慢慢知道了利与弊。”。人在没试过的时候,对未知的东西会有很多想法;而试过之后,就能利用得失做出自己的判断。“我发觉在内地或台湾拍戏,无论拍得多么出色,在当地多轰动,但影响范围就是不够大。在香港拍一部剧,却会在很多地方播出,原来香港市场是这么重要。拍了东西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我的演出,这才是我的真正目标。”张智霖现在提起这些,显得很轻松。

艺人与凡人,两个身份

对于事业,张智霖从没有过多野心,只求充实的过着每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个艺人,更是个凡人。“就算知名度再大,在我的想法里,演员还只是演员,要主动只能去做老板,做投资方。艺人的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子。”。生活中,张智霖喜欢思考与阅读,常埋首圣经或佛书里的道理,他觉得有一个好的心态足矣,其他的名誉,声望都是很虚幻的东西,太执着了反而会累。

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心理:一定要赢。但后来却渐渐明白,我们不是要赢,而是输不起。曾经也有过低谷期的张智霖现在已经能从容的面对一切了,当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其实输得起的时候,他眼里的世界也变得截然不同。“那时候总有记者问我心理上的落差,我都会坦城地回答:我依然生活得不错。我是一个比较随兴的人。当我想要这段时间很开心很健康的时候,我就会给自己找事情做。约上好朋友去打球做运动,晚上烧烤。那段时间的整个人,就会非常新鲜同时充满活力。而如果我想要糜烂也很容易,每天睡睡睡,一醒来就喝酒,然后去夜店,喝到半夜回家吐,吐完隔天起来再喝。但何必呢?我相信每个人的一生中,都在和自己赛跑。”在谈到关于成败时,张智霖如是说。

“这个圈子,不是你想就可以,不是你用功多一点,成功就多一点;它考验的不只是扎实的功夫,还包含了诸如运气、经历等等。这是它最让人不安的地方,却也同时是它最大的吸引力,所以它相对充满了空间。”张智霖笑道,他的笑容里是释然与豁达。

佛家讲究人世间有两样东西最令人痛苦:已失去的和得不到的。张智霖在自己的路上,已经学会不去想太多,只是步履蹒跚的向着成功越走越近。